黑龙江新闻

讨论:中国的酷刑

10月1日,自由亚洲电台做了特别安排,中国开始实施49项新的法律法规。两部法律法规分别保护“国家赔偿申请人”和“被讯问人”的利益。

其中,《公安机关讯问条例》首次明确规定,在警察讯问过程中,如果被讯问人发生异常死亡,将追究相关警察和派出所负责人的法律责任。

记者高山邀请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生王陶俊和纽约“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讨论中国的酷刑问题。

从10月1日起,将实施49项新的法律法规,我们想讨论其中的两项。

一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判和国家赔偿案件确认等几个问题的规定。

新法规定,在人民法院执法过程中,如果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或者其他法人或者组织的合法权益,公民、法人或者组织可以向国家申诉,要求国家赔偿。

记者:陶俊先生,这是中国的新规定吗?王陶俊:我知道过去中国有关于赔偿的法律法规。89年后,这一领域的一轮立法达到了高潮。

当时,一方面,邓小平镇压了民主运动;一方面,他也知道,如果中国的一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将会出现新的内乱。

当时,朝鲜确实付出了一些努力。如信访条例、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申请等。包括颁布国家赔偿法。

但是在那个时候,有些事情随着形势的变化而结束。朝鲜的压力减轻后,他们开始得意忘形。许多事情都是明知故犯,而且规模更大。

我认为整个社会有许多矛盾,都是由单位来解决的。

但是现在这些问题,单位已经从许多的社会管理领域中退出去,已经完全变成由市场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这些问题,单位已经退出了许多社会管理领域,已经完全成为由市场来解决的这个问题。

该由市场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在中国的法治社会中,行政干预,如行政干预和腐败,并不完全。例如,公司与全天交易相结合,导致政府和人民之间的许多冲突。

记者:刘青先生,你认为这是人民起诉官员的规定,即人民可以起诉官员,这样的规定有助于案件的上诉吗?刘青:我认为这两项新的法律法规在中国以前的宪法和相关法律中有相似的规定和精神。它们不是新的。

例如,过去有国家赔偿法和行政程序法。这些法律可以用来起诉州政府官员,州政府应该赔偿受伤者。这些法律中有相关规定。

也有反诘问规则,例如不虐待被拘留者和不通过酷刑逼供。这些原本也有规定。

当然,这两方面分开立法是好事。应该欢迎使这些问题更加明确。

然而,焦点并不在于中国是否颁布了新法律或有任何相关规定。这取决于中国如何保护这些法规,以及它们是如何实施和执行的。

记者:王陶俊先生,因为你在监狱工作多年,所以你对中国的监狱系统很熟悉。

你能谈谈公安审讯中的异常死亡现象吗?当前的新法规能阻止这种现象吗?它会改善吗?王陶俊:我说文化大革命后,当刑事诉讼法在中国生效时,中国曾经禁止刑讯逼供,但是从微生审判开始,这条规则就被破坏了。

然而,当时的破坏对政治犯来说还是有点文明的,比如刘青先生,他已经在监狱里呆了很长时间。

最重要的是,它在83年被彻底摧毁。

我的观点是,第一,当存在许多经济社会问题和尖锐矛盾时,需要更强有力的行政干预。

因为中国没有一个更多样化的系统来平衡这些问题,所以在目前的系统下只能进行行政干预。

第二,中国的行政制度,包括司法制度,不太合理,没有更文明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一旦你要求他解决问题,他就会以野蛮的方式控制局势。

记者:刘青先生,刚才王陶俊先生说中国的逼供与镇压运动有关。除了法律之外,逼供的问题是否可以用其他方法解决?刘青:当然,国际社会的一些压力和干预也将是有益的。例如,联合国酷刑报告员将前往中国调查监狱和拘留中心。

今年,中国已经对监狱、拘留所和其他关押囚犯的地方进行了重组,为期一年。

事实上,正是因为联合国酷刑问题报告员要去中国调查,才进行了这样的纠正。

然而,在中国,无论是法律的制定还是重组,最主要的一点是,如果没有可靠的保证,更多法律的制定只会在某些时候产生一定的效果,然后就会复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