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家居

广东当局包围南方都市报引发孙志刚事件后遗症

据法新社报道,广东当地媒体记者今天指出,广东省政府正试图控制中国南方不听话的媒体。当局对该报展开了调查,该报首次披露了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最新病例。

《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上周六首次报道了非典的最新发展,他说,“该报已经开始调查(涉及记者)。很难说他们会发生什么,因为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公开报道过。

根据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非典”报道,中国著名卫生官员曾温琼和值班编辑接受了调查,以确定为什么这份报告未经中央“卫生部”批准就发表了。

该报业集团总部的赵女发言人说,“我们的记者都没有被撤职或停职。

”但她拒绝进一步置评。

去年非典席卷中国时,一些人希望这种致命的疾病将推动中国进入新闻自由的新时代,但这一希望很快破灭了。

上述消息在记者的家乡鳄龙西溪得到了中国网民的证实。

一名了解市场情况的网民表示,《南方都市报》因报道孙志刚事件而受到报复,但原因不是非典报道,而是孙志刚事件。

该帖子透露,广东省委机关报下属的《南方都市报》因报道今年4月孙志刚事件而受到广州市委副书记张某和公安局局长朱某的热烈奖励。他们命令检察、公安、税务等部门逮捕《南方都市报》的领导,并突袭《南方都市报》。《南方都市报》负责人、广州市东山区人大代表程毅中被公开强行带走。

有传言称,《南方都市报》报道孙志刚事件后,广州市相关行政领导认为该报道不利于他们的政治成就,并动用一切行政和法律手段逮捕和突袭《南方都市报》。

据媒体消息,在对孙志刚案件负责人的审判中,一名被判三年徒刑的警官指着作为证人出现的广州市公安局局长说,“如果你不杀《南方都市报》,我一出来就杀了你!”据说7月份,在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的鼓动下,广州市检察院不顾南方日报集团党委的强烈反对,以涉嫌受贿的名义强行带走了南方都市报总经理余华凤。在没有发现财务问题后,它请求在审判前获得一名担保人。不久前,根据张桂芳的指示,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又对余华凤进行了一次讯问,并宣布余华凤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接受监视居住。

后来,广州市公安局人员带领的广州税务部门在没有招呼任何人的情况下闯入了《南方都市报》九楼的金融办公室,搜查了所有账户,没有办理任何手续。

据外电报道,广州检察官办公室人员鸣笛,秘密逮捕了《南方都市报》和《南方日报》集团社会委员会的10多名领导班子成员,其中包括广州市东山区人大代表程毅中。

据广东媒体报道,南方都市报的正常报道程序几乎瘫痪。

《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因报道非典而被引用。阳明于2004年8月1日报道。中国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因报道最近在广州发现的一起非典病例而被当局引用。

意在警告报纸不得擅自报导?中国广州市检察院一行人员6号下午突然带走了《南方都市报》的总编程益中,以及其它几名报业人员,并把他们扣押了8个小时后,才于午夜12点放他们回家。这是为了警告报纸不要擅自报道吗?6日下午,中国广州检察院的一行人突然带走了《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毅中和其他几位报社人员。他们被拘留了8个小时,然后在午夜12点被释放回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司法和检察机关以反腐败的名义,违反纪检部门开始调查的常规做法,高调拘留了《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毅中、东山区人大代表等人员,以警告《南方都市报》不要报道未经省委批准在广州发现的最新非典病例。

《南方都市报》上月对一起疑似非典病例的报道最终导致中国当局推迟了几天,并最终确认发现了一起新的非典病例。

南方都市报(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是处于中国媒体改革前沿的南方报业集团的子公司,一向以大胆、凶残著称,敢于揭露社会生活中的弊端和腐败。

《南方都市报》上月率先报道了一个未经广东省委员会批准的最近发现的非典病例。

此外,去年3月,《南方都市报》也报道了孙志刚的突出案例。

尽管《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加快了取消执行多年的拘留和遣返制度,但《南方都市报》也触犯了国家公共安全制度,使《南方都市报》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

该报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作为该报的内部工作人员,他们无权对此事发表评论。

然而,另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司法检察机关高调扣押总编辑程毅中是报业改革和发展的“间歇期”。

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国情决定了媒体的自由度。

独立于政府的中国媒体无法与美国媒体相提并论。

同时,他还强调,程毅中是区人大代表,未经区人大批准,检察机关不得任意拘留和传唤人大代表。

因此,程益中目前已经回到报社上班。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毅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对此事发表评论不方便,但此事应该已经过去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