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家居

[访谈]温克健:渴望自由是人的天性。

记者田园报道/温肯,原名何秦永,是中国大陆著名的民权活动家。

杜道斌接受了记者关于杜道斌被捕和中国大陆公民权利保护活动现状的独家采访。

记者:你好,温先生。

许多大陆网民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海外的人可能仍然不熟悉你的名字。

你能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吗?你参加过哪些中国大陆的维权活动?您在参与这些权利保护活动方面有什么经验?温克健:我的个人情况很简单。从多年的优秀学生到多年的国有企业优秀员工,我认为我属于那种以诚实的方式生活的人,但现在我经常以当局不喜欢的态度说话。这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因此,我想借此机会描述和整理一下我自己的思想转变过程。

20世纪80年代末短暂的自由空气氛和西方书籍的引入,无疑对我们这一代被政府愚弄人民的政策洗脑产生了精神上的解药效果。64事件对我们的持久精神冲击导致了旧的意识形态语言的彻底破产,原始偶像的崩溃,以及虚幻的“为什么”和“斗争模式”思维的消失,这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一种精神重组。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同意余杰的观点,我们都是64岁的孩子。

大学毕业后,为了大米和谷物,我在国有企业工作了几年。然而,我的想法与系统及其运行方式不兼容。正如我在关于杜道斌被监禁的文章中所说,从智力和审美角度来看,我们非常厌恶官方意识形态和这种中央集权制。本能地,我们感到厌恶。

自然,当我最终读了一系列以自由、民主和宪政为本质的自由主义书籍时,这是精神的回归,类似于宗教意义上的皈依。

毛时宇先生、刘俊宁先生、杨小凯先生、朱雪芹先生等文章给了我最大的启发。

然而,通过互联网,任伯梅、秋枫、王一、杜道斌、东海萧艺等“网虾”写的文章都给了我一种非常直接和强烈的阅读和精神净化的快感。

《宪法评论》、《意识形态评论》和官田茶馆等意识形态网站几乎是我每天必须去的地方。正是通过这些在线论坛,我开始与王一、杜道斌、东海萧艺等人接触。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种接触所形成的友谊纯粹是意识形态的、理智的,没有政治倾向。

通过我自己的思考过程,我想强调,渴望自由是人类的天性,没有任何理由或争论。

即使那些长期生活在极权社会的人也不会失去对自由的渴望。就像在石头的重压下,草仍然顽强地生长。

由于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新平台,一种新趋势正在兴起。越来越多具有公民意识的基层民众正在成群结队地成长。经历了数千年专制文化的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最终可能会冲破历史的命运,拥抱自由民主的潮流。

我们有理由乐观。

记者:你能谈谈你和杜道斌、俞张法以及中国大陆其他著名网络作家的联系吗?根据你对杜道斌先生的理解,你认为他的思想是否已经变得如此强烈以至于“推翻日本小政权”?他参加的活动不过是网民的聚会。

这威胁到小日本政权了吗?温克健:如前所述,网上与朋友的交流更具思想性。实际上,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交流非常有限。

然而,这只老猫头鹰几个月前回到了杭州。我们见过几次面,喝过酒,还一起聊天。

事实上,这只老猫头鹰一点也不自大,有时甚至有点僵硬。然而,他可以成为一名武术家,喝得出奇地好。他是一个罕见的天才,与他网络中自大的一面相匹配。

至于杜道斌兄弟,我们在网上有很多联系,我也参加了他和其他朋友发起的“陪刘地坐牢”活动。然而,实际上,我们没有见过面。有一次,我们约好去他家喝一杯,但后来有件事被暂时取消了。因此,杜大哥仍然在电话里责备我。所以我说,我欠阿杜兄弟一杯酒,等他重获自由后,这杯酒更好喝。虽然我不擅长喝酒,但我愿意陪杜哥喝醉。

基于我对杜道斌的理解,我认为当局指控他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无耻的谎言和赤裸裸的野蛮言论。

我不认为杜道斌这样的网络作家的言论能够颠覆政权,这并不意味着政权本身是稳定的,不会遇到任何挑战,也不意味着它认同当局宣传机器制造的和平与稳定的幻觉。

事实上,任何客观的大陆观察家都会同意,当今中国的各种社会矛盾交织在一起,危机迫在眉睫。如果我们不正视问题,盲目采取“鸵鸟政策”,我们离危机的爆发就不会太远。

这些危机的主要原因是蹩脚的所谓改革,它在放松经济控制和增加经济自由的同时,已经垄断了政治权力到了极点,拒绝了民主宪政的趋势,并试图永远维持朝鲜的一党专政。与此同时,它采取了高压恐怖主义政策来压制建设性的反对派和反对者。

还有比这更愚蠢的事吗?!因此,如果有人能推翻这个政权,那么我认为实际上是日本自己,它的许多做法正在把自己变成一堆政治垃圾。

有趣的是,日本小体系中的许多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借助于“与时俱进、三个代表”等新的政治语言,发出了令人困惑、有时甚至矛盾的信号。

很难确定这是愚弄普通民众的新姿态,还是现任者是“善意的声明”。

然而,对杜道斌、罗永忠等持不同政见者的逮捕和审判意味着当局积累了困难,人民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和批评。所谓的文学胡雯新政绝不是人民的可靠寄托。

刘晓波说,中国的希望在于人民,为了限制权力,人民的权力必须在专制的间隙中独立成长。

然而,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我们不能否认小日本在当前政治秩序中的主导地位,也不能用象征性语言取代现实政治的演进路径。客观地说,如果小日本能够像蒋经国先生领导的国民党那样领导这场深刻的社会变革,那么我认为小日本在未来的政治生态中仍将占有一席之地。

这是对日本领导人政治智慧的最大考验。

在这里,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想呼吁今天的政治领导人,现在是做出决定和证明你们历史价值的时候了。

我的朋友徐向阳先生曾在一次题为“政府和人民之间的互动以促进自由秩序的扩大”的演讲中,表达了在今天困难的形势下的呼吁之路。此时,我想浪漫一点,呼吁政府成为一个人格化的存在:给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一个机会,球在你手中,让杜道斌和所有其他政治犯和良心犯恢复自由,一个新的政治文明将从这里开始。

最近我听到消息说,不锈钢老鼠刘地被保释候审,然后回家了。尽管他清楚地知道这是典型的人质外交,但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也是值得庆祝的一小步。

记者: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日本小当局以“颠覆罪”将十多名网络作家和异见人士投入监狱,其中包括杜道斌。

当局通过这些逮捕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像你这样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和独立作家对这一威胁有何感受?韦翰:当局发布了什么样的信号?如前所述,这表明他们缺乏信心,害怕自由的价值。

他们试图用一套熟悉的策略来阻止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和向往。我认为这是愚蠢的,违背人性的行为终究是无法持续的。

面对这种威胁,我还没有做好“战士”的准备,但我愿意坚持做人的底线,那就是过有尊严的生活,而不是动物的生活。

极权主义制度总是致力于把人类变成动物和顺从的动物。

我们怎么能抗拒当局的暗示、催眠和赤裸裸的恐惧呢?事实上,这很简单。正如哈维尔所主张的,在“现实生活”中,皇帝没有衣服或者没有衣服。这是我们的基本道德底线。

然而,如果我们坚持这一底线,我们将永远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杜理科道宾而受到威胁、惩罚或逮捕,这意味着事实上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冷静下来。

记者:目前,中国大陆的民权运动方兴未艾。

毫无疑问,这种权利保护行动最终将触及特权阶层的根本利益。

维护全民权利意识的觉醒甚至会导致中国专政的垮台。

因此,这种活动可以称为中国特色的“启蒙运动”。

你认为当局会给予这些权利保护活动吗空?如果当局阻止,激进分子会如何反应?温克健:公民保护自身权利的努力是一个非常可喜的现象。与过去不同的是,当前的公共权利运动是积极的,是一种尽可能通过现有法律参与的制度性方式。虽然空时期仍然很窄,但肯定会被当局封锁。然而,这种民权运动毕竟是按照日本现有的法律制度进行的。除非日本撕毁所有法律文本,否则它们不可能被完全封锁。

因此,我认为防守队员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毅力。让人们高兴的是,我认识的几个朋友有很好的心态和毅力。

我本人将更多地参与这项活动,并希望更多的朋友将参与和支持这一共同事业。

记者:你还能对广大网民说什么?韦翰:我对你在信息和思想自由方面的努力表示敬意,并希望你的努力能够传递给更多的普通人。与此同时,我希望将你与海外隔离的“防火墙”将尽快崩溃。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