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闻

抗日内战十大皇军④新军

新一军是中央军队的五大主力之一。它于1942年10月在印度成立,有两个分部。郑东国是第一集团军司令,孙立人和廖耀祥是教师。

1942年2月16日,仰光陷入危机。应英国政府的要求,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中国最高司令部,以下简称“军事委员会”)命令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杜余明率领第五、第六和第六十六军(隶属新38团),共十个师的十多万人在缅甸作战援助英国。

不久之后,中国远征军在指挥官罗卓影和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的指挥下。

1942年4月,孙立人率领第66军新的第38师进入缅甸参加曼德勒战役。

西线的英军在延安被日军包围。

重庆军委命令孙立人司令员指挥第113刘吴芳团抗击日军三昼夜,解救了7000多名被围困的英军和500多名美国传教士、记者和妇女。

延安昂的胜利震惊了世界。这是自清中叶以来,中国军队第一次以装备不足、装备低劣的优势战胜敌人,从而在外国取得胜利。

延安昂胜利50年后,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在1992年访问美国时,特别拜访了当年的英雄刘吴芳。

“铁娘子”紧紧握住93岁的刘吴芳的手,感谢他和新军在缅甸延安英勇营救英军。

美国总统乔治·布什也给刘吴芳的老人写了一封信,对“营救500名美国记者、传教士和数千名英国士兵的英勇行为”表示感谢。

在孙立人指挥新的第38师在延昂昂获胜后不久,缅甸北部的腊戍、巴摩和密支那相继失守,中国远征军被迫全线撤退。

孙立人果断作出英明决定,拒绝服从上司杜聿明的命令,毅然率新38师安全撤退到英属印度,从而避免了杜聿明第五军大部在野人山大半死于瘴气的惨烈悲剧。孙立人果断地做出了明智的决定,拒绝服从他的上司杜·余明的命令,并果断地带领新的第38师安全撤退到英属印度,从而避免了杜·余明的第五集团军大部分人半死不活地留在野蛮的山区的悲剧。

1942年8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了“中国驻印度部队总指挥部”,训练和训练中国驻印度部队。

随后,在驻印度军队总司令的领导下,成立了新的第一军(new First Army),新的第38师(原宋子文财政部税务警察总部)和新的第22师(杜余明第5军新的第22师)在其管辖之下。

参加昆仑山口战役的前杜余明第五军名誉一师师长郑东国成为新军第一任司令员,孙立人为副司令和新的第三十八师师长,廖耀祥为新的第二十二师师长。

新军队在印度拉姆加训练中心接受了美国教官的严格训练。

1943年10月下旬,为了配合中国国内战场和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开放连接云南的滇缅公路,以新军为主力的中国驻印度军队在英美军队的配合下,对缅甸北部的日军发动了反攻。

孙立人指挥新的第38师进攻康虎河谷,与敌人战斗了7天7夜,赢得了该州的胜利。

1944年3月,孙立人新一军新38师和廖耀祥新22师占领了孟关,消灭了日军第18精锐师的主力。然后,孙立人新第38师利用这次胜利征服了密支那,缅甸北部的一个重要城镇。

在缅甸北部战场,新军以较少的胜利赢得了许多胜利,并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它被誉为“世界第一支军队”。

1944年8月,在攻克缅甸北部重要城镇密支那后,在原新一军的基础上,扩大为新一军和新六军,孙立人和廖耀祥分别担任指挥官。

新38师第114团团长李红,在缅甸北部反攻一年半的艰苦战斗后,表现出了卓越的指挥能力,晋升为新一军新38师少将军衔。

1946年,G国爆发内战,中国东北的战争得到了说明。

1946年3月,G国爆发内战,新军由美国军舰从广州登陆秦皇岛。

此后,在东北保安司令杜余明的指挥下,他攻占了锦州、沈阳等东北地区。

然后林彪命令东北的民主联军夺取四平,这是东北的战略要地。

国共双方在“四平战役”(国民党称之为“四平街战役”)中投入了他们的精锐主力。

杜余明的精锐国民军指挥着几支军队,在空军的配合下发动了几次攻击,但长期未能攻克四平。

副司令郑东国指挥新军进攻四平。经过九天的激烈战斗,军队长时间无法进攻。相反,它遭受了重大损失。

东北安全局副局长梁华生给东北旅游营主任熊式辉打电话,称“在4月8日前占领四平街根本不可行”。

直到5月初,廖耀祥的新一军和新六军都无法突破解放军在四平的防线。

然而,林彪的军队发动了新的攻势,占领了哈尔滨。

国家军队最高指挥官蒋中正担心东北战争局势陷入僵局,于5月17日任命第一国防部长白崇禧飞往东北监督战争,并召回美国孙立人参加战争。

白崇禧部长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国民军的士气。

白崇禧监督指挥孙立人新一军、廖耀祥新六军和陈明仁第七十一军。他们向四平人民解放军三个方向前进,并包抄了他们。

孙立人率领新一军进入四平市。

19日,国民军只用了两天半的时间就收复了四平。十多万林彪部队遭受数万人伤亡,撤退到长春。

当时国民党接到消息说长春还有六千苏联红军便衣,继续追击林彪的军队是危险的。

5月20日,国防部长白崇禧亲自访问四平。在研究和判断了敌我之间的形势后,他决定是现在还是永远不要,并决定及时与东北军队打交道。

白部长首先命令国民军立即渡河追击胜利,以便一举夺回长春、吉林永济、哈尔滨等重要地方,并尽最大努力摧毁主力林军。

之后,他连夜飞回南京,向国民政府主席蒋中正详细汇报和解释中国东北的军事问题。

5月23日,江主席在白崇禧的陪同下,从南京飞往沈阳,亲自视察东北国民军,会见东北党、政府和军队的高级官员,并安排军事事务。

孙立人率领新一军勇敢地追击林彪的军队,并在征服公主岭后于5月23日收复长春。

从那以后,新一军再次努力收复德惠等重要地方。前锋部队追击林彪的军队,甚至到达了距离哈尔滨(中共中央党政军总部所在地)仅100英里的双城;廖耀祥率领新六军追击,林彪的军队即将被国民军摧毁。

在历史的这个关键时刻,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在周恩来的恳求下,威胁要切断5亿中国援助贷款,蒋介石被迫下令在中国东北停战。

从那时起,东北的战争形势逆转,林彪的军队侥幸逃脱,国家军队再也无法到达哈尔滨。

东北国民军停战五个月期间,林彪集结了剩余的士兵,迅速疯狂地扩充他们,并得到了苏联秘密援助的大量武器装备。他很快东山再起,向国民军发起了进攻。

从1946年12月开始,林彪的军队发起了“三次江南,四保临江”运动。

在此期间,孙立人率领新军与林彪的军队作战,胜不输。

林彪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只在三场战争中歼灭了孙立人新一军的三个团,即塔摩、焦家岭和程子街。进一步消灭新一军主力和扩大占领区的计划被后来的德惠战役粉碎了。

1947年2月,林彪指挥洪学智的第六纵队和第二独立师(共4个师,兵力近4万人),对东北国民军控制的城市德惠发动了第一次围攻。

孙立人领导的新军队充分展示了其强大的战斗力。

保卫德惠是潘玉坤的第50师。师范大学的一些官兵原来是余明第五军邱清泉、廖耀祥新二十二师的官兵,后来被分配到新一军。

德惠战役中,陆军司令孙立人命令潘玉坤的第50师坚守德惠,等待救援。他率领三个团和不到5000名精选的士兵,火速增援德惠的守军。

在德惠国民军的顽强抵抗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损失了至少2万人,仍然无法夺取德惠市。

看到孙立人率领的援军来了,林彪害怕腹背受敌,不得不命令解放军撤退。

在这场战斗中,新一军第50师第149团紧紧抓住德惠,打败了几乎是自己八倍的人民解放军。特别是,第二团保卫松花江陶莱召桥头堡,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围困了24天,是第二团的24倍。最高统帅蒋中正分别授予“中政团”和“中政连”称号。

那时,林彪的军队里有句话:“只要我们不与新军作战,我们就不怕中央政府的几百万士兵。”

同年8月,由于与上司杜余明在东北战争问题上的分歧,孙立人从东北调到台湾训练新军。

孙立人离开后,新的第一军扩大为两支军队。潘玉坤,生于穆图部第18军,曾在杜余明第5军廖耀祥新第22师工作,晋升为新第1军司令员,新第38师司令员李红晋升为新第7军司令员。

从那以后,新一军的士气一直在下降,战斗力也一直在下降。到1947年10月,潘玉坤指挥的另外三个团被林彪的军队消灭了。

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国民党称为“辽西战役”)中,潘玉坤的新军和廖耀祥的第九兵团(刘张羽的第五十二军除外)全军覆没。

兵团司令廖耀祥等将军被打败并被俘。陆军司令潘玉坤(Pan Yukun)意外逃脱,于1949年底叛逃到香港内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