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尚

223个半拉项目背后:三级干部互相“踢皮球”

在223个“半面包”项目背后,“这些苍蝇,拍得好!”“杀人值得称赞……”贵州省大方县近日公布了县水利局腐败案件的调查进展——前局长林刚、龙和进被移交司法机关,前副局长赵全明、徐永慈和袁万红被判刑。

消息一传出,当地人就拍手称赞,网上留下了许多评论。

县水务局的几名领导干部就全县223个”板拉兹”水利工程进行了调查和处理。

扣除了对三级干部“踢球”水窖的补贴。水利工程开工后,水池里没有水源,“豆腐渣”工程使饮用水不安全。近年来,大方县人民经常到有关县乡部门来反思水利工程质量等问题以及饮水困难。

2016年,只有县信访局和县纪委信访办将受理12起相关信访,涉及10个乡镇。

针对农村群众反映集中的突出问题,大方县于2016年下半年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水利工程专项检查,坚持“见人、见项目、见资金”,要求每个项目都要有明确的调查。

检查结果令人震惊:自2008年以来,400个项目中有223个是“半成品”,36个项目在验收和交付后不允许通水…问题很严重。

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赵文德表示:“无论涉及谁,调查都会进行到底!”县纪委立即组织人员进行调查。

调查发现,“半拉子”项目背后的问题更为复杂:一些项目仍“未完成”,时间跨度超过10年,群众一再反映,但县、乡、村干部相互“踢皮球”,严重影响了当地人民的饮用水和农田用水。

调查人员说,2003年,县水务局在江镇白龙村启动了一个人畜饮水项目。

根据该计划,该项目将解决2794人和1912头牲畜的饮用水问题。

然而,县水务局的设计师张晨闭门造车,没有结合实际情况进行设计。当施工方根据设计图铺设管道时,遇到了前面的悬崖,无法向前铺设。

面对设计不合理造成的停工,时任县水务局副局长的赵全明和相关人员来到施工现场观察了一圈,然后没有进一步的汇报。

群众去村委会、镇党委、县水务局反映,但这三个层面的相互推诿没有被任何人解决。

直到2016年8月,县纪委接到举报后才介入调查,暂停了13年的“班拉齐奥”项目重新启动,村民的“缺水”问题得到解决。

调查还发现了一个典型问题,县水务局在处理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时,造成了对群众利益的损害。

2010年,为了解决吕塘乡五星村1995人“饮水困难”的问题,县水务局在该村实施了一项投资71.4万元的安全饮水工程,并计划修建255个小水窖供人们蓄水。

然而,项目建设者四川长城建筑公司与乡镇政府和村委会进行了私下谈判。村委会组织群众自行建设项目,补贴群众,标准为每个小窖2240元。

然而,该公司没有遵守协议,只向大众分配了部分启动资金。它编造虚假的验收和报销材料,在获得80%的项目资金后,到县水务局“化干戈为玉帛”。

村民们多次去村里、村里、县水务局和县信访局报告说,他们曾请求帮助收回对小地窖项目的补贴,但没有成功。

直到几年后,村民们才集体向县法院提出上诉,他们才得到补贴。

大方县水务局的“烂摊子”是多年来管理混乱、干部纪律松懈的“烂摊子”。

犯罪前几年,该局领导班子成员分为东南和西北四个区,分别负责全县所有乡镇水利工程的审批、管理、验收、资金分配和签字。

然而,他们肆意行使权力,没有纪律性。

前导演林刚经常带领团队成员和个别干部接受项目业主的邀请,进出舞厅。

然而,在项目业主的“追捕”下,林刚等人迷失了自我,被项目业主牵着鼻子走,收受贿赂收钱,介入项目,非法签署资金,流于形式,受到群众的推动。

调查员小王说,林刚于2006年成为县水务局局长,五年内从项目业主那里收到超过300万元现金,超过40次。自2012年接任董事以来,龙河津已从项目业主处收到100多万元现金。赵全明、徐永慈和袁万红分别受贿96.7万元、70.5万元和46万元。

2012年初,在原副局长徐永慈的“关怀”下,甘肃某公司为县城及周边地区赢得了6200多万元的应急供水工程。

后来,公司给了徐永慈30万元作为“感谢费”。

2015年,一场车祸后,徐永慈哀叹人生太短暂,无法及时享受。

他看中了一辆豪华车,给甘肃省一家公司的工程部主管万某打了电话:“我看中了一辆车,你先借给我40万元……”万某收到消息后,几个小时内,40万元被转到徐永慈的银行账户。

赵全明,前副局长,接受了阎的贿赂,阎是一名大学同学,也是一家勘察设计院的。从2010年到2011年,他从阎那里收到了513,000元现金。

另一方面,赵全明也对他的老同学“感兴趣”。他经常向他们提供工程信息,帮助协调项目实施中的矛盾和纠纷。他还向林刚、龙河津建议,阎的勘察设计院负责水利工程的设计,并及时为阎的工程实施签字拨款。

截至事件发生时,严明共收到大方县水务局授予的100多个设计项目,中标金额超过2000万元。

鱼头开始发臭,鱼头开始发臭,局里的一些干部也“忽视了他们的工作”,以项目“老板”的身份介入。

调查发现,毕节市的一家水利建筑公司承包了该县59个农村饮水安全项目,但有23个项目是由水利局领导和干部职工分包或直接分包的,19个项目成为“半成品”。

其中,一些局领导介入该项目,并从公司“转手”照顾亲友。

另一部分是局领导上前迎接公司,并将项目移交给一些干部和工人,他们随后找到“游击队”工程队来实施。

这些干部和工人经常向局领导“致敬”。

设计师张晨是该局承包商作为“老板”的典型例子,他分包了四个项目。

他一共给了原副局长袁万红6次27万元。袁万红帮助他协调水源、选址、处理冲突和纠纷,并及时签署拨款。

现在,张晨被拘留缓刑。

事实上,建筑公司不愿意“投降”。

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充满怨恨:“我们都希望他们授予合同,分配进度款,并检查和接受项目。我们不敢冒犯他们。

“领导班子的集体腐败和职工补偿工程形成了一滩死水和污水,伤害了国家和人民。

如果不消除“尺度”,人们的愤怒就不会减轻。

“集体腐败案中的‘腐烂树’必须坚决拔掉。

赵文德在水利系统预警教育会议上表明了他的态度。

2017年初,县纪委抓住了这个问题,通过各种手段,深挖和仔细搜查,在县水务局发现了一窝“蛀虫”。

目前,林刚、龙河津已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赵全明、徐永慈和袁万红最近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水务局的6名工作人员受到纪律处分,33名村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县纪委也就市级干部问题向市纪委转移了三条线索。

现在,大方县的原“板拉兹”水利工程正在整改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